传媒边缘

2007-02-19

雪泥鸿爪计东西

这几日苦苦思索注意力,“指爪”、“飞鸿”几个词闪过脑海,百度/Google一番,发现原来是苏轼诗《和子由渑池怀旧》:

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

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哪复计东西。”

诗中的“雪泥鸿爪”已是一个著名的比喻,被人用以感叹生命的短暂。仔细想来,发现其情形正如用户的注意力偶尔光顾网站一般。人生已短暂,更何况短暂人生中稍纵即逝的注意力,正似飞鸿指爪。“用户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网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哪复计东西。”

“指爪”是用户注意或意向的反映,为了记录这种反映,我们需要一种柔软的雪或泥,而不是硬梆梆的岩石。

“注意(attention),通常是与外界的激励条件相联系而发生的。注意是主体的心智力量在特定客体上的集注。在英文中它与注意力是同一个词。”“从主体发出的对外界(客体)的注意力的投射,在英文中叫做意向(Intention):意向是一切带有目的性的行为的先导,它的发生不必定以外界激励为条件。”    --汪丁丁《"注意力"的经济学描述》

“计东西”一方面需要计算用户下一步的意向,或是进一步引导用户下一步的注意;另一方面需要算计如何利用记录下来的个体的“雪泥鸿爪”、形成所谓“群体智慧”,进而引导个体的注意。

雪泥鸿爪计东西”正好总结了我们面临的挑战:需要“雪泥”而非坚石,留下用户注意力“指爪”,然后是从偶然留下的“指爪”中“计东西”,计算用户可能行为。


评论

    发表评论